1111
您的位置:首页 >教师培养>悦读师语>详细内容

我骄傲,我是一名偏远山村男教师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7-18 11:16:15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“做一名教师难,做一名男教师更难,做一名偏远山村的男教师难上加难。我们庆幸王老师您的坚守,庆幸我们的孩子能在王老师您的班里。”这是家长们在给我的感谢信里的几句话。语言虽不多,却真切地道出了我为人师的艰涩,也道出了我为男人师的艰难,更道出了我为偏远山村男人师的艰辛。但两个“庆幸”的表达,就是对我最高的奖赏,它足以驱散我心中的烦忧,激励我在这个偏远的山村小学里执著做一名男教师,一年又一年,整整二十二个春秋。

回首二十二载,那如唐僧取经般的一难又一难涌上心头,正是这份“难”磨练了我的意志,让我在一次又一次犹豫、徘徊中坚定信念,坚守山村,度过了自己最灿烂的青春年华。

一、青春芳华,留城还是回乡?

25年前,我作为全校唯一一个考上师范的学生背着行李走出大山。三年后,当同学们纷纷找门路留在城里时,我也陷入了“回还是不回”的天人纠葛之中。有同学劝我说:“穷山恶水养刁民,就你们那的学生远近闻名不是白薯就是大葱,你还回去干啥?”是呀,好不容易走出大山,回去干啥?可是五十多岁的班主任老师骑自行车一个多小时,顶着烈日骄阳给我送通知书的一幕涌上心头。清楚地记得中考结束后,按常规录取通知书应该收到的时候,我的通知书却姗姗来迟,不见踪迹。哪怕我一天去学校八趟,把学校的传达室每一个角落都翻遍了,也没有找到我的通知书。五十多岁的班主任老师坚定我一定能考上滦师,可眼看已经八月中旬了,各大中专学校就要开始军训了,我的通知书依然杳无踪迹,也着急了。这一天,她来到教育局招生办查看,才知道招生办通知所有通知书由各学校自行来领取,我们学校因为地理位置偏远,没收到通知,而我们学校因为几乎没有学生能够考出来,所以没来人取大家也没在意。执著的班主任不放弃,蹲在招生办成堆材料旁一页一页翻找,终于在最下方找到了我的通知书,而这一天距离滦师报道结束仅差一天。年迈的老师不顾劳累,不顾骄阳,顶着中午的烈日,骑车几十里山路来到我的家。当老师汗流浃背,用那双同样溢满汗水的手将巴掌大的通知书捧到我面前时,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。想到这,摇摆的心变得坚决,于是我背着同样的行李独自一人回来,进入了我的母校——大柳树小学。

那年的我19岁。沿着老师的足迹,这一干就是两年。

二、生活拮据,“下海”还是留下?

我在大柳树这片土地上土生土长,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,家里的日子一直不宽裕。几年来父母为了供我们兄弟俩上学,负债累累。很多人都到小煤窑打工,下井可以挣一千多元,可父亲因为患有耳疾,不具备下井的条件,只能在井上,每月拿150元的工资。我每月工资298元,而我的同龄人们,初中毕业甚至没毕业就参加工作的在小煤窑、山场打工也能拿到千元工资,留在城里的每月至少600多,还不算各种福利。生活的拮据再次让我迷茫,而当别的同伴已经有女朋友,我却因为工资连养家糊口都难的问题让很多姑娘望而却步时,我不知道自己的坚持是否正确,自己回来是否正确。教师节那天,当孩子们手捧一张张亲手制作的粗糙的贺卡,看着写着的一行行“老师,我们爱您,祝您教师节快乐!”的话语时,我动摇的心再次坚定。

那年的我21岁,伴着孩子们清脆的祝福,这一干就是三年。

三、人品遭疑,放弃还是坚守?

作为全校唯一一个男班主任,刚接手班级好多家长就强烈反对,甚至有的家长找到校长要求调换班主任,理由是我自己还是个孩子,传授知识或许可以,可是教育孩子、关心孩子上肯定不如女老师。

面对家长们的质疑、质问,我一句话也没有说,只是在我上任的第二周就召开了家长座谈会,在座谈会上我向每一位家长介绍了每一个孩子的生日、特长、不足。清楚地记得当时家长们听完我长达近两个小时的讲述时,全场一片寂静。要知道这个班我刚刚接手一周,就能将他们的孩子了解得如此透彻,他们有什么理由说我还是孩子不懂教育,又有什么理由说我因为是男老师而粗心呢?

转眼到了六年级,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差点放弃教师的职业。某省某小学男教师猥琐班里女学生被曝光,他的这种行为在社会上掀起了轩然大波。于是家长们草木皆兵,我因为也是一名男教师而中枪,被怀疑品质,家长们再次纷纷找到学校,要求调班,且态度强烈而又强硬。面对家长们的无理取闹,当时说不伤心是假的。这个班我从一年级接手,已经带了整整五年,难道家长们还不了解我的人品吗?那一刻,我真的就想甩手不干了,调班就调班吧。可是当孩子们因为家长拉扯非要让他们去另外一个班时,看着孩子们拽着桌椅不肯走,满脸泪花,充满乞求的眼神,我决定“出走”的坚硬的心再次柔软。

那年的我24岁,因着孩子们信任的目光,这一干就是六年。

四、更改岗位,拒绝还是答应?

04年,为了留住已有教师,吸引更多的年轻教师到我校执教,总校给我们配了班车,可因为路况实在难行,上级派来的司机换了一个又一个,都开了不长时间就走了。作为全校唯一一个驾驶本合格的教师,于是校长找我谈话,让我从班主任退下来,转教科任,开班车。拒绝还是答应?十一年来,班主任工作我轻车熟路,语数教学信手拈来,教科任的话,一切又得从来。再加上山路坑洼不平而又狭窄,老司机都败下阵来,做为新手的我能胜任吗?可是不开班车,就只能眼看着一个又一个教师调走,学校甚至到了开不开班的地步。怎么办?为了学校,为了孩子们,拼了!思及此,我顾虑的心变得自信。就这样,08年我又勇挑重担,开起了班车。高低不平、坑坑洼洼的山路在我的手里好似变得也平坦了,老师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:“坐王老师开的车,安心睡大觉都没问题,你再也不用担心像从前一样突然被从座上甩出去,或者腰被颠得折了。”面对老师们的信任,我越发感到自己身上责任的重大。除了苦练驾驶技术,我从来没有迟到过,总是按时发车,特别是雨雪天气,山路的难行使得一到雨雪天,山间你看不到一辆车,可是我从来没让老师、孩子们失望过。瓢泼大雨中,皑皑白雪间,我们的班车就是一道最美的风景线,为孩子们带来了知识与希望。更没有请过一次假,哪怕是母亲住院,妻子生产也是如此。年迈的母亲生病住进了医院,忙碌的我只是在每天下班后去,知儿莫若母,善良的母亲看见憔悴的我,知道我心中记挂着什么,轻轻地劝慰我以工作为重,她很快就会好起来。妻子看着每天忙碌的我,不善言语的她从未抱怨过什么,只是默默地在一旁为我分担着:母亲住院时到医院代我去尽儿子的职责;生儿子时自己一个人在医院待产……

开班车十一年,我创造了全区道路最远、路况最差,可是却是唯一零事故的奇迹。而创造这奇迹的不仅仅是我的“艺高胆大”,也有老师们的一份信任,更有我的家人给予我的一份理解,一份支持!

那年的我30岁,为着学校能留住教师,这一干就是十一年。

转眼间,我扎根于这所不起眼的偏远山村小学已经22年了。当年风华正茂的年轻小伙子,现在已到了不惑之年。如今我面对的依然是22年前的大山,但我感到山是绿的,水是清的,人是美丽的,因为我为我的母校贡献了我美丽的青春。如今我不改初衷,继续实践当初我说给学生的誓言:“今天,青春热情的我在大柳树;20年后,人老朱黄的我在大柳树;再20年,满头白发的我还在大柳树。”我将依然做一个坚守者,坚守到红颜不再,坚守到青春枯萎,坚守到两鬓斑白,用尽一生的时间书写一组词——我骄傲,我是一名偏远山村男教师!

 

 

终审:师教科
【打印正文】

相关信息